2017年国际学校现状分析 内地家长很疯狂

2017-03-23 17:09 浏览量:
港媒称,越来越多的内地家长选择将孩子送到内地的国际学校学习,一些人这么做是为了让孩子做好到海外接受高等教育的准备,还有一些人仅仅是因为对内地以应试为主的公立教育体

港媒称,越来越多的内地家长选择将孩子送到内地的国际学校学习,一些人这么做是为了让孩子做好到海外接受高等教育的准备,还有一些人仅仅是因为对内地以应试为主的公立教育体系感到不满。

有媒体报道,在数年课外辅导帮助他儿子进入了北京东城区一所重点中学后,罗玉衡(音)今年9月却鼓励他转学到一所国际学校,而不是继续在那所重点中学上高中。

她希望,儿子能凭借在这所国际学校学习3年后获得的A-level课程成绩进入一所英国大学。
  罗玉衡说:"我当年也受够了那些没完没了的考试,日复一日。我不希望儿子在高中阶段整天埋在试卷堆里。在奥数上花这么多时间有什么意义呢,这些东西在他长大后显然没什么大用。"
  报道称,奥数辅导很受内地小学生家长欢迎,因为在奥数竞赛中得高分能帮孩子进入好初中。但罗玉衡让上小学的女儿停了奥数辅导,转而进行运动训练以及跟着以英语为母语的老师上语言课。她说:"为了避免重蹈覆辙,我给女儿报了准备上国际学校的课程。"
  罗玉衡是越来越多选择将孩子送到内地国际学校的中国家长中的一位。一些人这么做是为了让孩子做好到海外接受高等教育的准备,还有一些人仅仅是因为对内地以应试为主的公立教育体系感到不满。
  需求增加导致近年来内地的国际学校数量迅速增加。咨询公司新学说传媒的一份报告称,仅去年一年,就有60多家新开的国际学校。该公司称,截至今年10月,内地已有661所国际学校,122所针对外国学生,也招收内地学生的私立国际学校有321所。
  报告估计,目前内地有大约43万学生在国际学校上学,86%是内地人超过三分之一是寄宿生。
  新学说传媒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吴越说,内地一些国际学校的学费高于美国的国际学校,但父母愿意让年纪较小的孩子在离家近一些的地方上学。
  吴越说,过去,父母希望孩子出国、然后留在国外,但现在,他们希望孩子通过海外留学开阔眼界,然后回到内地。与此同时,社会价值观也在改变,家长们更希望一家人在一起,这导致对内地国际学校学位的需求增加。
  吴越说,家长们青睐国际学校不仅是因为这些学校"不那么累人",还因为它们能提供更多机会、更开阔的眼界和更多技能,使学生能更好地在现代社会生存。
  港媒称内地家长青睐国际学校:开阔眼界 机会更多
  一项由研究机构和业界共同发布的研究报告称,中国多年稳居世界第一大留学生来源国。长远看来,链接国内与国际教育的国际学校需求旺盛,具有很大发展空间,但在发展中面临三大挑战。
  由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和北京王府学校联合发布中国国际学校报告蓝皮书(2016)表示,有资格颁发国际学历的民办国际学校,通常以与国外机构或教育部门合作的方式来办学。这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国内外相关监管部门的监管困难。
  在缺乏有效监管的情况下,比较容易造成国际学校收费标准不一、教学质量良莠不齐、办学机制多元且权责不清的现象,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国际学校市场的良性发展。
  其次,蓝皮书认为,国际学校的外籍教师存在师资质认定难、缺乏专业支持、流动频繁等问题,而本土教师又缺乏相应的教学经验和培训,很难介入国际课程的教学当中。
  蓝皮书提出,合理配置本土教师、外籍教师和海归教师,是维持国际学校教学稳定,借助国际课程教学经验改革本土课程,实现国际学校长久发展的重中之重。
  第三,蓝皮书关注到部分国际学校在管理学生方面尚未充分认识到中外文化的差异,管理创新力度不够,在学生身心健康辅导、学校与家长的常态化沟通方面,尚未真正建立学校、学生、家庭"三位一体"的教育生态系统。没有充分调动家长在学生教育中的积极性,这对学生的全面健康发展产生了一定的消极作用。
  目前,中国有国际学校661所,主要集中在北京、上海、广东、浙江、江苏等东部发达地区。中等教育国际学校作为链接国内教育和国际教育的创新载体,已处于快速发展阶段:数量增长迅速,教学质量不断提高。
  日前,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CG)和北京王府学校联合发布中国国际学校报告蓝皮书(2016)。报告以国际学校的办学性质和接收学生人群为依据,将国内中等教育国际学校分成三类:面向外籍人员和港澳台胞的国际学校、公立学校的国际部以及民办的国际学校。
  中国国际学校报告蓝皮书(2016)分别预判了三类学校的发展趋势。
  中国现有面向外籍人员的国际学校122所,占中等教育国际学校总量的18.5%。此类学校由于只能招收外籍学生的限制和严格的政策规定,短时间内很难有大的突破,数量将在一段时间内保持稳定。但随着中国加快外籍高层次人才及创新创业人才的引进力度,未来一段时间,对外籍子女国际学校的需求仍将平稳增加。
  蓝皮书显示,公立学校国际部共218所,占总量的33.0%。公立学校凭借较好的教育基础和资源,有出国意向的学生愿意选择公立学校的国际部作为出国留学的跳板。
  但2005年至2013年,公立学校国际部发展迅速引发了社会对教育主权与教育公平的争议,教育部门对公立学校国际部的政策也不断收紧,如2014年北京市教委明确表示不再审批新的高中中外合作办学项目。
  目前,公立学校的国际部正在出现与本部教育体系剥离、自行发展的新趋势。对于公立转民办,学校身份的界定、教师身份的界定、投资问题仍然会存在不清晰的问题。
  中国现有民办国际学校321所,占总量的48.6%,是当前中国国际学校发展中的主要力量。
  蓝皮书认为,2010年之后,国际学校需求旺盛,公立学校国际部备受争议而面临整顿,民办国际学校更加受到市场的关注,进入稳步增长阶段。考虑到目前留学市场和国际教育市场上对高水平的国际教育的需求,民办国际学校未来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将继续保持稳步增长的发展态势。
  蓝皮书指出,在稳步发展的同时保证教育质量,是民办国际学校未来发展要正视的问题。
  英媒称,曾经,只有持有外国护照的人才能就读中国的国际学校:外国专家的孩子或者归国华侨的后代。中国公民仍被禁止进入这样的教育机构,但近来,新型学校在中国激增,为计划赴海外留学的中国国民提供国际课程。自2011年以来,这类学校的数量已翻了一番以上,超过500所。许多国际学校聚集在富裕的东部沿海地区,但就连贫穷的内陆省份也有此类学校,比如甘肃、贵州和云南。
  据英国经济学人网站11月26日报道,其中一些国际学校是民办的,包括著名的外国机构的分支,就连全部中资的机构常常也采用外国名字,以增加其吸引力。自2003年以来,大约有90所公立学校也开设了国际项目,其中许多是中国的重点中学。
  报道称,新的法律使得此类学校更难经营。2014年,北京教育当局停止批准公立中学开设新的国际项目。其他好几个城市也将针对此类机构的政策变得更加严格,包括广州、上海、深圳和武汉,一些城市对国际项目的费用设置了上限。
  本月早些时候,一项新法律禁止营利性的民办学校教授九年义务制教育。在此之前仅数日,上海开始执行禁令,不让国际学校使用"外国课程"。一些此类机构已经提供混合内容:总部设在广州的威科姆阿比国际学校,附属于英国女子寄宿学校,该校教授"政治课",以及中国的数学课程。但对于许多家长而言,新法规可能抹灭此类机构的特点,即提供替代中国主流体制的选择。在中国主流体制中,学生花费多年时间填鸭式地学习,为竞争极为激烈的高考做准备,重视死记硬背甚于批判性思维或横向思维。
  人大代表说,出台这些法规是出于对国际学校质量的担忧。中国公立学校内设的国际项目的扩张也激发了人们的强烈反应,人们反对使用公共设施和资金来教授计划出国的学生。因为进入公立学校的人数是固定的,所以重点中学受到指责。人们指责它们减少普通学生的人数,为其盈利丰厚的国际项目留出名额。地方政府也常常为私立学校提供资金。
  报道称,但猛烈抨击国际学校可能带来风险,针对它们的攻击实际上是针对中国日益壮大的中产阶层。中国人长期以来视教育为通向成功的通行证,越来越多人有强烈愿望和方法将其后代送出国留学。据上海社会科学院称,大约57%的中国家长愿意这样做,如果他们有能力负担的话。
  报道称,因为在15岁以后,上学是自愿选择,所以家长必须承担学费,即使在公立机构也是如此,另外,对中国国际学校的限制很可能使得在更小年纪出国留学的中国留学生人数增多。
  报道称,限制营利性学校还可能打击另一个日益扩大的教育市场:满足民工子女的需求的城市民办学校,他们因为没有必需的居住证而不能在普通公立学校上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