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上海民办包玉刚实验学校创办人苏文骏

2017-03-19 15:06 浏览量:
上海民办包玉刚实验学校创办人、副理事长苏文骏:避开浮躁,看长远!

上海民办包玉刚实验学校创办人、副理事长苏文骏:避开浮躁,看长远!

提到沪上的国际学校,上海民办包玉刚实验学校(以下简称包校)无疑是最火的学校之一。包校成立于2007年,是一所非营利的双语学校,由包氏家族为纪念爱国爱乡的企业家、政治家、慈善家、已故船王包玉刚爵士而创建。

目前,学校共有1000多名中外籍学生,提供小学一年级至高中十二年级的学历教育,其中,六至八年级采用上海课程和国际课程,九至十二年级采用剑桥IGCSE(国际中学教育普通证书)、IBDP(国际文凭组织学术项目)课程,以及中国文化课程。

包校分为小学、初中以及高中部。小学部(一至五年级)位于上海市中心的长宁区,实行走读制。初中(六至八年级)和高中(九至十二年级)位于上海松江区,采用传统英、美寄宿模式(走读亦可选)。

包校提供双向浸入式双语教育,倡导全人教育,致力于学生在智力、情感、体魄、社会等各方面的全面发展,培养学生成为热心、有责任心的21世纪世界公民。

为了帮助大家更了解这所名校,我们对包校创办人、副理事长苏文骏进行了专访,请他谈谈学校的建设理念和教育实践。

Q:2015年的圣诞节,上海国际青少年管弦乐团在上海音乐厅演出了圣诞音乐会。我去现场观看了表演,过程中的一个小插曲让我觉得挺有意思。

少年组的表演结束后,主持人叫了乐团中两位年龄最小的小朋友出来和观众见面,一个是女孩,来自一所知名的公办小学,另一个是男孩,就来自包玉刚实验学校。

女孩的发言很得体,说自己“学到了很多”“很开心”,而男孩的举动却让包括我在内的观众们哗然大笑,他挠挠头说,“乐谱好难,练得好辛苦”,出乎意料,但特别真实、特别可爱。

这件事让我感觉到,包校在保护孩子的天性这方面做得很好。

苏文骏:在这方面,我也有同样的感觉。我们有几次组织活动,做一些学生访谈的环节,观众可以提问,由学生来回答。孩子们的回答都让人感觉很本真。当然不是说学生没有自己的思路和想法,但学生会直接地讲出来。在包校,我们希望学生不必每次都有标准答案,不管是上课还是生活。

我觉得,从小就培养孩子学标准答案,该怎么样怎么样,所有孩子的回答都一样,这好像是我们教育的一种习惯。当然你也不能说这标准答案是错的,你举的这个例子就很好,参加音乐会表演的孩子说自己从中学到很多,也不能说就是假的,她的确学到很多,也很喜欢这样。但如果你问十名学生,都是一个答案,这就不对了。

包校的学生会根据自己的想法跟你分享观点。我们在上课的时候,老师会鼓励孩子表达自己的想法。比如画画,画的太阳是蓝色的,这不一定要批评,说太阳一定要黄色的。当然可能会问,为何要把太阳画成蓝色?学生会说,今天感觉如何如何,所以就画成蓝色的。学生也会有自己的想法。

所以我们的小朋友是善于表达自己想法的。这种做法是培养创新人才的重要一环,因为创新人才要敢于有自己的想法,敢于提问,不是说要等到老师给了标准答案才行。

最近我和美国几所大学的教授沟通,聊到我们中国的学生刚考到国外大学的时候都很有竞争力,但读到大三、大四,竞争力就相对弱了。为什么?因为到大三、大四或研究生阶段,最重要的是要有自己的一些学习,而非依赖老师的学习。你要自己追求学习,有自己的想法。特别是做研究工作的,是要突破原有的东西。

这一块我们包校是很提倡的。有一次做学生访谈,有观众问一个五年级的学生:“你在包校学到了什么?”那个孩子想了想,说:“是自由思想。”你能感觉到这不是标准答案,否则他就脱口而出了。他想了想说的,这是他亲身的体验和感受。

我刚才过来时正好碰到一位学生,我见过他,就跟他聊了几句。他是从外校转来的。我问他,包校和他原来的学校最大的区别是什么?他说,包校的休息时间可以到外面去玩、去跑,以前的学校就不允许。

 

Q:我几次来包校,都看见小朋友在校园各个地方疯玩、疯跑、大叫,感觉特别自由。但这样也会有安全隐患,这也是为什么有的学校管得严的原因。

苏文骏:教育离不开家长、社会。家长重视、担心什么,学校或教育体制就会跟着走。你刚才问到点了,为什么我们这儿能做,其他一些学校不行?可能其他学校做了,一出事情,家长就要找学校和老师的责任,把事情搞得非常大。

我们这里的小朋友运动量很大,也曾出现学生摔跤导致骨折的事故,但我们家长还是能理解的。当然,发生问题,我们一定第一时间把受伤学生送到医务室、医院。家长会去了解,也不一定就来闹。

家长也明白,运动的机会很珍贵,参加运动就会有风险。我们学校一些家长自己也组织了一个户外运动俱乐部,带着小朋友去骑行、徒步。学生们还在上初中时就骑完了两湖三岛,包括台湾岛、海南岛。

风险当然有,但家长觉得组织好一切,就可以去冒这样的风险,孩子从中能获得很多很有价值的东西。所以我们觉得,其实家长的理念也是很重要的。如果一出事,家长就找学校,我们有可能也不会这么安排了。一方面学校坚持自己的理念,另一方面我们也需要一批支持我们理念的家长。

 

Q:那你们招收学生时,是不是也要看家长?

苏文骏:我们会看家长的。我们先看学生,而后跟家长去聊。因为我们是培养学生的,主要看学生,但家长也挺重要。如果家长的价值理念和学校差距很大,那我们很难培养好学生。

孩子在这里学习,对家长的心理、心态也有一定的要求。我们的学生可能更加独立一点,更有自己的想法,有时和家长也会有一点冲突,家长要想好如何处理。

Q:听说包校计划提高学生多元化的程度,招收更多元背景的优秀学生。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具体如何实施?

苏文骏:我们希望尽量去反映社会现实,如果我们学生群体的来源太窄,那就跟社会脱离了。每位学生都会受各自家庭的影响,不同学生看问题的角度也不一样,大家可以相互学习、沟通交流。

我们认为,学习不仅是师生之间简单的教与学,学生之间的交流也是一种学习。群体多元化有益于从小培养学生的适应能力、社交能力。

多元化,一方面从地理角度来讲,我们有些学生来自外省市,还有相当一部分学生来自不同国家,亚洲的包括韩国、马来西亚、新加坡等,欧美国家也有一些,一些美国的家长专门把孩子送到包校就读,而家长还在美国。

另一方面是家庭经济层面的多元化,即不是只有富裕家庭能送孩子来包校就读。我们参考了一些国外老牌名校的模式,包括我的母校伊顿公学,推出奖学金和助学金制度,其额度会根据学生家庭经济状况有一定幅度的变化,就是看家庭的需要。

包校目前有近10%的学生获得了不同幅度的奖学金、助学金支持,我们希望下一步能扩大范围。

除了上海生源,我们也有意在江浙地区一些经济发达、文化开放、生源质量好的二线城市,招收部分一般家庭的优秀学生。我们近期将在杭州、苏州等地召开宣讲会,希望大家了解到有这种机会。

 

Q:评价学生优秀与否,标准是什么?

苏文骏:我们一方面要看学习是否优秀,有人会误解包校提倡快乐教育,不看成绩,但其实成绩还是重要的,不过成绩不是唯一标准。另一方面是态度,学生的态度十分重要,态度决定一切,学生要愿意学习、愿意投入、愿意承担。

我们会看学生是否自己很主动地学习,观察学生是一直跟老师走,还是有自己的想法。如果是等老师指示怎么做、完全听老师的学生,我们就不太喜欢。我们评价高的学生都是有个性、有想法的。另外我们也强调品格、品行,这也非常重要。

Q:但主动性并非天生的,包校是如何培养学生的主动性的?

苏文骏:主动性是要鼓励的。怎么鼓励?一定要给学生选择,让学生做出自己的选择,并为此承担责任。比如,选哪些课?时间如何安排?学生要自己选择,一旦选好就要承担责任。

我们尊重学生的想法。当然也不是完全听学生的,我们也要引导。但很多方面我们鼓励学生去参与。比如我们小学的学生会,学生可以发表自己的意见,大家都非常主动地各抒己见。

 

Q:刚刚我们提出想拍一张您和学生在一起的照片,我注意到,您询问一位路过的女生想不想一起拍照,她摇摇头拒绝了。这让我蛮吃惊的,一般学校领导要学生拍照不太会询问学生是否愿意,学生也几乎不会拒绝。

苏文骏:如果她不想,我就尊重她的想法,这样我们的师生关系也就更加平等。我们的老师不是靠硬的实力管学生,而是靠软实力。老师有时也很严厉,但更重要的是让学生尊重老师。

我们有些从公办学校过来的老师,习惯在班级里百分百说了算,说话都是命令式的,遇到我们的学生一开始很难适应。因为我们的孩子相当有想法,他们认为要互相尊重,因此会挑战老师。

我们一定要让学生明白,学习是自己的责任。学生选择来这儿学习,不是家长或者老师给的任务。有些男生可能作业做不好什么的,那就要抓一抓了,但一般是靠吸引学生,不是靠给学生压力。很多学生会自己加压,不需要外加的压力。

我们要给学生乐意挑战自我的机会,这是我们追求的一种教育。我们要让孩子做一些选择,让他去判断,哪怕判断错了,也是很重要的学习。孩子自己选择了就要承担责任,如果是家长替孩子做选择,等于孩子没责任,这相当于助长了不健康的依赖心理。

当然,不同的孩子要有不同的教育方式。很多家长一直问我,孩子去哪里读书好?读什么好?我说这也没有标准答案的。每个孩子都有个性,即便是同一家庭的几个孩子,个性也是不一样的,对他们的教育方式也要有区别。

管得多与少没有绝对的标准,一切都是按学生的特点去看。有些孩子需要更多压力和鼓励,要求就要提得高一点;有些孩子给自己的压力已经很大了,就让他自己定要求,我们大人还要帮他们多放松一点。一切都要看学生,家长、老师的挑战就在这里,要有一定的灵活性。

 

Q:现在上海双语学校、国际学校越来越多,包校独特的魅力在哪?

苏文骏:首先,我自己在国外待的时间很长,能把在英美求学时的体会带到这儿来。其次,我们更注重中国的文化。现在有很多国际项目,采用的完全是国外的一套。但包校不是一所纯国际学校,而是一所国际化的中国学校。我们同时强调中华文化,这是我们的使命。

 

Q:我在网上看到有家长说,包校小学阶段课程设置不够国际化,数学课是中文授课70%,英文30%,用的是国内教材;某所双语学校国际部用的是英国教材,以英文授课为主。而这位家长更倾向于全盘西化的教学。对这个问题,您怎么看?传承中华文化的情怀令人钦佩,但是否也因此失去了在生源竞争中的部分优势呢?

苏文骏:很多家长是这么想的。家长一般看升学等短期目标,认为升入英美的大学,中国文化学得深不深就不一定重要。但从长期来看,这些学生出国,其实也代表中国、代表华人,我们希望出国的学生也有很深的文化底蕴。

西方有好的一面,但也不要放弃自己好的东西,如历史、哲学、思想。学生出国,如果学习能跟国际接轨,同时又深入了解中国传统文化,这样就特别好。

现在中国学生出国学习,往往数学很好,但不懂文化,没有思想,只懂读书考试。我希望我们的学生毕业后有文化底蕴,懂历史文化,能进行辩论。我们有些老师也不太懂这个理念,我就告诉他们,英美最好的学校都要求学生学习拉丁语或希腊语。为何花不少精力学看似用不上的语言?

其实这两种西方古语言,是了解西方语言的基础,也是了解西方文化的基础。西方哲学起源于古希腊和古罗马,让学生学这块,就是学西方的文化思想。我们也希望学生能学好中国的哲学文化思想。

另外,我们是非营利学校,纯粹是要办好教育。短期来看,目前双语学校、国际学校在生源方面有竞争。但我们看长远,一步一步来。现在大环境很浮躁,我们想避开浮躁元素,和家长不断沟通,让大家真心办好教育。

认定是好的,就该坚持。升学率不是唯一的目标,能否真正培养多元化人才,这是我们真正的目标。说到浮躁功利,也不能怪学校,毕竟现在整个社会都是这样。

家长很重视考试升学,那学校也会跟上。也不能怪政府,我觉得全世界最愿意去了解世界上先进教育的就是中国政府了。这一切与中国现在所处的社会发展阶段的价值观有关系,而这也是急不来的。